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
  •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> 玄幻小说 > 大龟甲师 > 第十章 执手相顾
        林薄的心情就像一块破抹布,丢在街上被人踩来踩去。怎么样努力都好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过去的三年,不管他怎么努力接近,都没能进入孙绾绾的视线。

        反观路小遗,三年都没见着孙绾绾,之前也就是见过一次半(林薄以为第一次一直蒙面)??墒墙峁橇饺艘患?,就互相看对眼了。这其中的原因何在?道理何在?

        “林薄,吃饭啊,在这里发呆做什么?”路小遗走过来,好心好意的招呼。林薄抬头笑的极为勉强:“就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了,在山中学艺三年,有没有勾搭到喜欢的师姐师妹?要不要我带你去碧玉楼见识一下?”路小遗一句开玩笑的话,无形中变成完美的补刀。林薄对孙绾绾的爱慕看不到任何希望,这个家伙还拿这个来开玩笑。

        “哎呀,我想起来,有东西落在你房间里,我去拿?!绷直】覆蛔×?,拔腿就走。

        晚饭之后洗个澡,路小遗在房间里画图纸,孟青青要一个人偶,肯定要做到最好啊。

        林薄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吃完饭就出去了。这家伙现在是修真者,路小遗也不好像以前那样对他呼来喝去的。心里还是拿他做当初的朋友,无形的隔阂还是出现了。

        两个妹子从浴室里出来,孟青青很兴奋的介绍着:“以前洗澡可麻烦了,要个大盆烧水。哪像现在啊,开关一开,热水就出来了。我哥厉害吧?”

        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,现在是夏天,太阳最凶残的时候,在屋顶弄个铁皮的水池,刷上黑油漆,做好封闭,暴晒一天热水顺着管道下来了。对修真者来说,洗澡无所谓冷水热水,但是对孟青青来说,每一个变化都值得她拿来夸路小遗,增加孙绾绾心中的分数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总夸他,怎么自己不去追他?又不是亲兄妹!”孙绾绾的小心思全藏在话里呢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呀?我跟着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,想起他小时候鼻子上挂着鼻涕,我就没法喜欢他。他看我的时候,眼神里很平静,看你的时候,就像饿极的狼,恨不得一口吞下你哩?!泵锨嗲嘁痪浠盎乩?,孙绾绾的脸又红了,低着头不说话。那家伙坏坏的,就是讨厌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放好东西,两人很自然的往路小遗的房间里来,看见只有他一个,孟青青便问:“林薄呢?”路小遗正忙着画图,头也不抬:“没见呢,在山上被关了三年,谁知道他去哪浪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瞎说,修真不等于清心寡欲,千机门的神仙眷侣多着呢?!泵锨嗲噙簧?,心里却在想着,不会真的跑出去瞎胡闹了吧?修真者没达到筑基以前,精力还真的都在修炼上面。而且修真是很讲资质和运气的,正常的概率,一千个初级修真者,最终顺利筑基的,不超过十个人。那些到了一定年龄,依旧不能筑基者,选择在门派内做事情者,才会考虑家庭问题。

        “青青,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,就是因为放纵自己断送修行的例子,也不少见?!彼镧虹憾粤直∶挥泻糜∠?,所以支持了路小遗的玩笑话。

        反倒是路小遗听她这么一说,赶紧收起手里的活:“我瞎说的,他应该去拜祭他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孙绾绾跑来的白眼儿更像是一个媚眼,长长睫毛下面的眼睛呆萌呆萌的。脸上的笑容,说明她没往心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修真很难么?”路小遗开始找话题,不能都闷着吧?

        “表面上看着,我们这些人很风光,实际上修真的道路充满了凶险。我在山中修炼三年了,也不过是练气五级。林薄四级,青青才三级。每个人的资质不一样,越往上修炼难度越大。到了练气九级,筑基关将面临天劫。在筑基的过程中需要抵抗天劫的影响不,稍微不注意,就会走火入魔,前功尽弃?!彼灯鹦蘖兜氖虑?,孙绾绾表情凝重。

        修真是逆天而行,老天爷当然要收拾你。

        路小遗摸着下巴,仔细一琢磨道:“我觉得吧,要是能制作出一种法宝,代替修真者承受天劫,渡劫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。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        孙绾绾惊讶的看着他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这个太难了,骗人容易,骗老天太难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一副很认真的表情:“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不行呢?”

        孙绾绾笑了:“那好啊,我等你的成果。我是说,如果有成果,我一定第一个使用?!?br />
        见她毫不在意的样子要走,路小遗有点着急了,一门心思惦记显摆自己,就像孔雀开屏吸引异性一样。一伸手,抓住孙绾绾的小手:“你坐下,听我给你好好讲讲我的发现?!?br />
        明知道这家伙是在便宜,孙绾绾还是笑吟吟的坐下了。这家伙抓住小手就不放的尽头,孙绾绾并不讨厌。反倒饶有兴致的,想看看他到底说什么。(PS:就像大学里的师兄,假装看手相做借口,摸师妹的手。大家仔细去体会。)

        路小遗可不是空口白话,他是有备而来的。

        “经过我的研究发现,一般来说,跟老天爷对着干的人,都会被老天爷用雷电劈。也就是说,只需要把闪电引开就行了。怎么达到这个目的呢?经过我的实验发现,玄铁对雷电有很好的引导作用,我们可以这样……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的意思,就是做一堆人形的傀儡,脑袋上有避雷针的那种。这玩意行不行,还真的不好说。但是要让孙绾绾做第一个试验品,路小遗肯定是不舍得的。

        所以呢,路小遗最后总结一句:“傀儡我可以来做,但是试验对象你来解决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拉着手说了半个时辰都没松开,青青在一边很安静的听着。心里虽然有点发酸,但是真的希望两人好好的。唯一担心的是,路小遗是凡人。孙绾绾的修炼速度继续这样保持的话,两人之间的察觉会越来越大的。关于这一点,这两人肯定都想过。只不过孙绾绾是在装鸵鸟,逃避这个问题。路小遗是混不吝,喜欢的异性别说是筑基期了,就算是成仙了,照样敢于伸手去抱,去占点便宜。

        林薄是半夜才回来的,浑身的酒气??醇允依锏穆沸∫?,林薄心里微微感动。这家伙还没睡,就为了等自己回来么?

        “路小爷,谢了!”林薄露出微笑来,这个称呼久违了。这一刻,负面的情绪没有了。

        “客气啥,顺手而为,不值当!赶紧洗洗睡吧,我明天还得干活?!甭沸∫乓话谑?,他知道林薄的意思,不就是林薄父亲的坟墓么?过去的三年,林薄在山中修炼,路小遗每逢祭拜的季节,都会去收拾一番,拜祭一番。

        三人只有三天的时间,在路小遗的帮助下,三人完成了各自作品的雏形。孙绾绾的作品是飞鹤,孟青青的设计是个集侦查、反隐、为一体的人形傀儡。林薄的作品是个战斗辅助傀儡。现在还都是雏形,回去之后需要炼制,最终才能算是法器。

        三天的时间,加深了孙绾绾和路小遗之间的关系,同时也让三位年轻的修真者之间变得的熟悉了起来。不再像以前那样,同为外门弟子,三年都不会主动联系几次。

        路小遗成为了四人之间的纽带,没有路小遗的存在,林薄就算满地打滚哀求,也没法混进孙绾绾和孟青青的小圈子里。

        “加油啊,早日筑基!”临行之际,路小遗鼓励林薄,在肩膀上锤一下。林薄回了一个:“放心,我一定会成功的?!闭飧龀渎孕诺拇鸢?,遭到白眼的围攻。

        “十月初十,记得回来一趟?!甭沸∫哦悦锨嗲嗳缡撬?,伸手想抱一抱,已经是大姑娘了,路小遗把手放下时,孟青青突然抱住他,下巴顶在肩膀上。

        “为啥???哥哥,我不想走?!泵锨嗲啾兆叛劬?,感受着怀抱的温暖,路小遗拍拍她的后背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不走可不行,我们家就指望你光宗耀祖?!?br />
        孙绾绾在一边听的清楚,心里明白那天是孟青青的生日。之所以能和孟青青成为朋友,不就是因为这丫头心眼好么?嗯,有时候还挺迷糊,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。

        想到生日的时候,孙绾绾心中黯然,她长这么大,从没人给她过生日呢。

        作为千机门主的女儿,孙绾绾照样要从外门弟子开始。不是孙慕仙不照顾她,而是因为孙慕仙惧内。孙绾绾私生女的身份,孙慕仙真不敢让老婆知道。

        不然的话,以孙绾绾中等的资质,怎么可能在修炼速度上超越了林???

        离开路小遗的怀抱,孟青青对林薄瞪眼:“站着发呆干啥?一点眼力都没有,赶紧出去等?!彼底抛约合瘸鋈チ?,林薄无奈的摇摇头,跟着出去。

        院子里,就剩下一对少男少女。

        “喂,我的生日是九月十三哦?!彼镧虹旱蜕祷?,路小遗就跟打了鸡血似得,兴奋的搓手:“行,我知道了,到时候你来,我给你过生日,还有礼物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喂,别忘记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,忘不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清晨阳光下的院子里,一对金童玉女,执手相顾。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为新书求推荐票、求收藏。
  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