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
  •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> 玄幻小说 > 大龟甲师 > 第四十七章 走在老路上
        灵泉上的巨石并不简单,而是刻有阵法,将灵泉所蕴含的灵气转化为别院防御阵法的动力。路小遗玩了个游戏,巨石被掀起,灵泉成了喷泉。按照齐乔氏的理解,灵脉被破,防御阵法自然消失,这才有了放出法宝罩住喷泉的举动。

        现在她看见的却是手镯被撑到了极致,眼看就要被防御阵法反噬而毁掉,叫她如何不精呢?话又说回来,之前阵法的威力,也不至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就能撑破手镯啊。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路小遗刚才的游戏,没有毁掉阵法,反而增强了阵法的威力。

        这叫齐乔氏如何不惊!她就没见过这么玩的!

        整个聚灵大陆,没人能理解大龟甲术这操蛋的属性。只要附近有灵脉,大龟甲术第一次肯定给你倍增。第二次在同一地点出现,呵呵呵,就等着哭吧。

        齐乔氏赶紧收起法宝手镯,拿到手里的时候,心疼的直哆嗦。这法宝已经毁的差不多了,需要重新炼制。心疼归心疼,再想到路小遗的时候,不寒而栗!

        高人行事,但凭喜好,这一点展露无遗!通俗的讲,心情不好,抽你个嘴巴子,高兴了,丢给你颗甜枣儿。这种人,最难伺候,但是又最讲缘分。由此猜断,今日之事,未必不好。

        正所谓无形之装最致命,路小遗根本就没想到这茬,揣着骗来的极地熊皮,乐的屁颠屁颠的走了,留下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,却把齐乔氏给吓的差点尿了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高人这个印象就深刻了,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高人。远的不说,天灵门里头随便抓一个顶尖高手出来,你试试看能做到这步么?

        面对白虎可怜巴巴的眼神,路小遗也是非常抱歉,伸手拍拍它的脑袋:“吃吧,肉虽然凉了,好歹是煮熟的!”

        白虎嗷的一声,一口就给一头猪咬下一小半,嚼吧嚼吧,咽下去了,一头肥猪,这吃货就用了三口,吃的一嘴的油水。然后,盯着路小遗看,这不是嫌肉是凉的,是不够吃??!

        “我说你,至于饿成这样么?”路小遗不爽的骂,龟灵冒出一句:“白虎背着你飞了很远的路,自然需要补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路小遗颇为诧异,他习惯用机械牲口了,还真没太多的经验。

        白虎嗷的一声,表示龟灵说的没错。路小遗心疼的跺脚:“这么能吃,怎么养的起?!?br />
        白虎又嗷了一声,双爪捂着脸。龟灵在边上翻译:“它说,遇见这么抠门的主人,丢虎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呸!”嘴上从来不怂的路小遗,立刻反喷回去:“要不是遇见我,你早饿死山林了。你个没良心的白虎,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?!?br />
    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路小遗还是摸着下巴琢磨了一番:“乌龟人啊,我看那个别院不错啊,要不要骗为己有啊。作为一个根据地,也是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龟灵最烦别人叫他乌龟人了,也就是路小遗了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:“不好。地段太差了,深处三个门派的包围之中,出点啥事情都没地方躲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仔细想想,好像是这个道理,摇摇头道:“不管了,先去客栈问一问,冯熊有没有来住过。好多活等着骗他来做呢?!?br />
        龟灵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:“此事不忙,先某个落脚的地方再论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费解的反问:“落脚的地方?怎么讲?”

        龟灵上下打量这货,摇摇头:“竖子粗鄙不堪,如何取信他人?”

        路小遗瞪着一双牛眼,怒喝:“我读书少,你能说人话么?”

        龟灵怎么都掩饰不去的鄙夷,是个人都看的到。路小遗处在愤怒的临界点时,龟灵才飞快的表示:“你从小在市井长大,对修界的事情了解不多。行为举止太过随意,这样想骗到人是很难的?;褂心闼祷暗姆绞?,也太过粗俗,需要改进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下路小遗明白了,一拍大腿:“早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嘛。不就是包装么?碧玉楼那些姐儿,都是我包装推出的,生意好的不得了。我跟你讲啊,当初我就是个穷……?!?br />
        龟灵的表情就是三个字:“我不听!”毫无疑问的打断了路小遗对光辉历史的回顾!

        这货很不爽,总想找点事情发泄一下。龟灵这家伙今后借用颇多,王八汤威胁论以后不能说太多,玩意惹它记仇,倒霉的还是自己。四下看看,白虎在那打瞌睡,路小遗一脚踹过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起来干活了,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地方?!?br />
        白虎不爽的嗷嗷叫起来,龟灵立刻翻译:“它说三门镇西北方向,有个散修的洞府。昨天去那边打猎的时候,差点被人用网状法宝抓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这附近还有散修?路小遗颇为惊讶,三个门派都是中等门派,天灵门还一度跻身十大门派。这附近居然还有散修这种东西存在,真是胆子够肥的。不如杀上门去,鸠占鹊巢?

        龟灵这家伙很会泼冷水,一句话就把路小遗的憧憬给打断了:“别想了,你未必打的过人家?!甭沸∫挪弊右谎铮骸拔矣写蠊昙资?,万一丢出一个死来呢?”

        龟灵不屑的歪歪嘴:“二级大龟甲术,你觉得有机会靠近他二十五米?”

        路小遗挠挠头:“那你能有啥好法子?”龟灵先整理了一下衣衫,这才开口:“此时,你该说计将安出?”路小遗冷笑:“你觉得,我能文绉绉的说话么?偶尔抄一句说书人的话还行,你让我这么说话,不如先弄死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龟灵面不改色重复一句:“计将安出?”路小遗一看他认真了,也有点挠头,苦笑认怂:“好了,好了,你赢了。嗯,计那个出?“计将安出?”“知道了,计将安出?”

        龟灵满意的点点头,吐出一个字:“骗!”

        嘶……,路小遗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,行走在暴怒的边缘。说到这个骗,他现在不是很热心了。为啥呢?在别院的时候,差点把小命给骗没了。这家伙有一门好,就是自知之明。他现在这点手段,骗一些低级修真者还凑合,遇见别院里的那个齐乔氏,那就得抓瞎。要不是大龟甲术和神力的组合,让那女人看不出深浅,未必能走出别院啊。

        没见路小遗连九个女的都没带么?

        有趣的是,路小遗根本没想到,现在的齐乔氏对他非常害怕。

        路小遗抬手指着自己的脸,瞪着龟灵怒吼:“你看看这张脸,多么的帅气,多么的……?!倍潦樯?,想不到更多的形容词了,路小遗停顿一下:“这么帅的脸,你觉得走在继续当骗子的老路上,合适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合适,因为你无路可走!”龟灵的答案就是这么直接,就是这么欠揍!

        满怀悲愤的路小遗,听到这句话,发现无法反驳。大龟甲术,二十五米,神力,好吧,打上门去肯定被人远程法宝BIU死。除非自己走狗屎运,丢出一个“和”字,然后近身打击。那么就会有一个可能,在他丢出“和”之前,可能会先丢死自己。

        实话就是这么不中听!路小遗无语至极,给自己的行骗道路找借口:“为了复兴神族这一伟大事业,我当骗子我自豪!”

        是不是真的自豪呢?呵呵,看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路小遗琢磨怎么骗那个散修的时候,天空中有人高呼一声:“下面可是路爷?”

        抬头一望,谁飞辣么高?小心劳资念口诀,掉下来摔死你!

        空中两人一前一后,前面那个大胖子,烧成灰他都认得。

        路小遗立刻进入状态,面带微笑,招手致意。

        冯熊看见路小遗在山林之间,真是太高兴了。能认出来多亏那头白虎!

        两人乘坐的飞行法宝都是木鸢,明显后面一个要吃力一些。这不是炼制的问题,是法宝坯子的技术含量不足所致。

        “冯熊,见过路爷!”冯熊心里那个激动啊,总算是再次见到讲缘分的路爷了。跳下木鸢,顾不上收起来,直接单膝下跪,双手抱拳行礼。

        身后瘦子也跟着行礼,口称:“冯虎见过路爷!”

        “客气了,起来吧!”路小遗满脸诚意和微笑,很装B微微抬手意思一下。

        冯熊也没客气,站起来拉着师弟过来说话:“路爷,这是我师弟冯虎,炼器一道水准远在我之上?!甭沸∫派舷麓蛄恳环馕?,心说一个辣么胖,一个这么瘦,怎么不去说相声?

        “相逢便是有缘,二位大礼相待,倒叫我为难了?!甭沸∫耪馐焙蛲耆凑展炅榈奶崾舅祷?,酸的他倒了大牙。说完后,这货摸着下巴做沉思状,实际上在跟龟灵交流呢。龟灵的眼睛多毒啊,这个冯虎只有练气四级的水准,说明他的侧重点不在个人修为的提升上。

        路小遗说着手一番,手里多了一枚玉简,递给冯虎:“这就算见面礼吧,偶然得到的小玩意,对炼器之道的提升应该有所裨益?!?/div>
  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