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
  •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> 玄幻小说 > 大龟甲师 > 第五十四章 “衰”字现
        “哎呀,天怎么黑了,这是要下雨么?”路小遗郁闷不已,刚才红日当空呢,这天变的太快。肩膀上突然一沉,龟灵出现了,背着手:“有人布下杀阵,针对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满头黑线,扭头看着肩膀上站着的龟灵:“你早就知道了,为啥不说?”

        龟灵理所应当的回答:“你有大龟甲术,我为啥要告诉你?”

        真是……,好有道理!路小遗一口气憋的难受,最终只能无奈的看天!

        天空中乌云压顶,九道黑气如龙,在来回的盘旋。气温在不断的下降,皮肤被黑气卷起的阴风吹过,如针扎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九阴噬魂阵,一种极为阴毒的阵法?!鄙蕉ド系钠朐渡教鞠⒁簧?,看着阵法中的李成蹊被黑气淹没,摇摇头:“这位道友在劫难逃了!”

        齐乔氏也挺可惜的一声叹息:“这阵法,真的无法可破么?”

        齐远山面色如墨,重重的点点头:“如果不入其中,自然无事。一旦进了阵法之中,就算是大乘级别的高手,也难逃重创。杀出阵来,又如何逃过以逸待劳的伏击者?!?br />
        齐乔氏眼珠子乱转:“夫君,这阵法有何讲究?”齐远山苦笑一声:“这阵法极为阴毒,需要九根阴极杖,这阴极杖的制作很麻烦,首先要有万年沉阴木为材料,其次,每根阴极杖需要八十一个九岁的处女之血,涂抹在杖上,以秘法炼制而成?!?br />
        齐乔氏一脸不解,齐远山解释一句:“不要多想了,每根阴极杖,就是八十一条性命。用秘法将九岁处女之魂魄,打入杖中困住?!闭庖幌?,齐乔氏给吓坏了,狠狠打了个寒战。

        修真界阴毒的法术见的多了,如此阴毒的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        夫妻俩在说话的时候,苏九天也在得意的扇着折扇,笑嘻嘻的搂着苏长风:“等着看那小子变成一根冰棍吧!”苏长风强忍心头的恶心,他其实挺无奈的,上次被扇了一巴掌,重伤差点死掉。这条命和一身的修为,还是苏九天保住的。条件是他要做苏九天的男宠。

        阵法中的路小遗已经冻僵了,但是他不想妥协,就是不愿意念那句口诀。已经站不住的路小遗,坐在地上,往身上裹着极地熊皮,但是却没有什么用。身上的温度还是一点一点的消失,九道黑气盘旋的越来越低,路小遗的嘴上已经结冰了,距离死亡已经不远。

        龟灵沉重的叹息一声:“你这又何苦呢?死了,什么都没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路小遗冻的快成冰棍了,说话哆哆嗦嗦,语气却意外的平静与坚定:“就算是死,我也不会被你控制!我知道,你是杀不死的。不然的话,我早就一巴掌拍散你的形体?!?br />
        龟灵很明显的一愣,露出一丝微笑:“原来是这样,既然如此,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。发现什么,都会及时的告诉你。不会把你逼入绝境,让你不得不用大龟甲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说话算话?”已经冻僵的路小遗,僵尸似得弹起来。龟灵点点头:“绝不反悔!”

        获得胜利的路小遗这才用最后一点力气,发出一声呐喊:“手握乾坤定生死!”

        场外,看着黑气越来越弄,团团包裹住路小遗,苏九天洋洋得意,带着苏长风走到阵法之外,指着其中坐在地上的路小遗:“你看,他已经冻僵了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路小遗跳了起来,喊了一声,呜呜的风声之中,苏九天没听明白,主观判断路小遗是在发出垂死的哀鸣!脸上的得意之色,在这一声后,突然凝固了。

        山顶之上的齐远山转身:“走吧,他没机会了!”齐乔氏发出惊呼:“快看!”

        金光乍现!龟甲凭空出现!就像一道阳光,刺破了乌云一般,金色的光芒下,九道黑气就像烧红热锅上泼点水,化作腾腾的水汽,消散在空中。接下来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,路小遗居中,周边九根阴极杖,次第断裂,连续九次,发出啪啪的声音!

    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惊人的事情,最惊人的一幕,出现在苏九天身上,这老家伙就像被施了定身法,呆呆的立正看天,甚至都不会说话了,每一次断裂一本阴极杖,他身上就会噗的一下,炸开一个口子,喷出一道血箭。但苏九天还是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,就这么硬挺挺的站着。

    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金光闪,龟甲现,阵法瞬间被破就算了,为何苏九天是这个反应。就连他身边的苏长风,也都是呆呆的站着,一动不动。一看就是被人制住了!怎么会这样??!齐远山彻底的懵逼了,超出他的理解范围。刚才还被困在阵法中,眼看就要死掉的路小遗,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?

        难道说,这个看着十几岁的家伙,真的是个大乘级别的高手,而九阴噬魂阵的威力,被自己高估了?似乎,只能这么解释了。大罗金仙受仙界禁制的控制,根本下不来啊。要打开仙界禁制,必须要排名前一百的大罗金仙集体同意。

        打死齐远山都想不到,这不过是个游戏,只不过这是神玩的游戏,现在玩人而已。

        去掉一个骰子,去哪个好呢?路小遗一看“死”不能去掉,没是让人生病也不好,干脆点,去掉一个“病”就是了。好吧,游戏开始了,骰子围着中间的八卦图,公转的同时自传。

        吧唧,掉下一个骰子,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,居然是个“衰”字!

        呃,好像我也成了受害者!路小遗这么想的时候,已经吓的魂飞魄散的苏九天,一个恶狗抢屎,扑倒在地。苏长风也没好到哪去,一个跟头栽路边的小河里。场面真是精彩!

        这俩就是想跑路,仅此而已。九阴噬魂阵被破掉是小事,对于苏九天来说却是要命的事情。一身修为在阵法被破的同时,身体九次爆炸的原因,是阴极杖内八十一个阴魂的反噬其元婴。大龟甲术启动后,苏九天的一身修为,就像被废掉一样,根本就没法动弹,唯一能动的就是脑子。当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陪着路小遗玩游戏。

        游戏结束了,收回身体控制权之后,元婴受到重创,自身实力锐减,都不如之前一半水准?;怀伤砩戏⑸庵质虑椴缓ε??如果换个别的阵法,还不会出现这种事情。也就是苏九天修炼的这个阵法太阴毒,那些阴魂不单单是用来制作阴极杖,还是温养元婴的养料。

        这些阴魂恨死他了,一旦有机会反噬,自然是找最狠毒的来??上д庑┮趸甓嗄晡卵?,自身的杀伤力不强,只能做到重创元婴,不能咬死苏九天这个混蛋。即便如此,也把苏九天吓了个半死,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路。

        问题是,掉了一个“衰”字,这可不是白掉的。这老家伙脚下一个拌蒜,扑倒在地,一张脸狠狠的盖在一坨牛粪上。苏长风掉进水沟里,这沟里全是烂泥,弄他一身的。

        这才是开始,更衰的是苏九天下意识的摸出飞剑,嗖的一下不顾脸上牛粪,飞驰而去。视线被牛粪影响了,根本没看见前面有一座山,山顶上还站着两个人。

        相比之下,苏长风就没那么干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,上次被人一巴掌扇下来的。这一次,双手着地,就像一条狗似得,飞奔远遁。因为害怕,频频回头,咣当一下,撞一棵树上。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方向,心里怕的要死,慌不择路的继续逃窜,咚的一下,掉前方一条河里。

        山顶上的夫妻俩,看见苏九天飞驰而来,赶紧躲起来。倒不是怕这个时候的苏九天,是怕那个路小遗啊。这家伙正手搭凉棚看过来呢,被他发现就惨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家伙飞的很快??!”路小遗非常羡慕有飞剑的人??!

        “是啊,飞的很快,不过飞的越快,等下撞的越惨!”龟灵笑眯眯的回答。

        轰的一声,视线受到牛屎影响的苏九天,一头撞在山壁上,然后往下掉,到底有没有撞死真不知道,这都飞出去几十里了,可见飞剑的速度之快。山巅上的夫妻俩,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,听到轰的一声,山都在摇晃,吓的浑身一抖。这又是什么法宝打在山上了(一个元婴高手撞山上呢,动静能小么?),难道是警告我们么?赶紧走吧,别被误会是帮凶。两人掉头就走,飞行法宝都没敢用,真的怕误会啊。

        “好远啊,现在追上去,他一定跑掉了?!甭沸∫藕芤藕?,扭头去找苏长风,这货也不见了。低头一看,咿呀,脚底这是什么?怎么还辣么臭呢?

        “混蛋啊,是哪个混蛋这么没有公德心,狗屎也不铲起来,被我知道是谁,我保证不打死你!”路小遗的惨叫声,在通往三门镇的山路上飘荡!

        哇哇,哇哇,哇哇,一只乌鸦飞过,被惨叫声吓的狼狈逃窜!

        “混蛋啊,这是绾绾送给我新鞋子??!”路小遗还在惨叫,林间野兽吓的不敢进食。
  • 创新创业:融资租赁产品走进园区 2019-06-21
  •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-06-18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