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
  • 【华商侃车NO.192】 亲!楼市火爆,别忘了买车位啊! 2019-04-17
  • 中国首位“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”得主诞生! 2019-04-15
  •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> 穿越小说 > 最牛锦衣卫 > 第571章 西湖大战
        第571章西湖大战

        十几名便装汉子凶神恶煞的冲了进去,没一会儿就把院子里的人绑了起来。院子住着一对夫妻,还有一个孩子,这可是典型的三口之家。年轻人都吓懵了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逆党?哪来的逆党?有没有搞错???

        别说年轻人了,孟亭侯也一样懵逼的很,苏立言脑袋烧坏了吧。人家袁囚忆知道据点暴露,这才挪了窝,人家傻啊,留下人让你抓。孟亭侯敢打赌,这三口之家要是逆党,他孟某人从今往后就不编蝴蝶花了!

        年轻人好半天才哭丧起来,“官爷,你搞错了啊,小的和拙荆前不久才带着孩子来杭州讨生活,小的崔二,就在河边酒馆做事,官爷可以去打听打听......”

        苏瞻拉张椅子,大马金刀的坐在院子里,“闭嘴,少哭丧,我说你是逆党,你就是逆党,就算你不是逆党,你装也得给我装成是逆党.......”

        崔二两口子差点被晕过去,搂着孩子瑟瑟发抖,还有没有天理了,还有没有王法。什么叫装逆党?这玩意是能装的么,搞不好脑袋就搬家了。眼前这位到底是哪位官爷,简直是.....

        院子里折腾的动静很大,很快惊动了附近的人家,有些人还想过来看热闹,全被守在外边的人撵走了。附近的居民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,此时,街头岔路口走出一个瘦削男子。瘦削男子朝着地面吐了口唾沫,小声嘀咕道:“没想到苏立言居然这么蠢,真是搞不懂,那么多人是怎么败在苏立言手中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不过既然苏立言已经找到了琼水湾,就得赶紧将消息告诉袁老大才行!”想着事情,瘦削男子快步离开了琼水湾。

        只是瘦削男子没想到,自己刚离开,就有两名男子快步跟了上来。另一边,铁虎骑在墙头上,摸着下巴不断笑着,“还真让三弟猜准了,逆党果然在据点附近留了暗哨。袁老道啊袁老道,你就是太小心了,殊不知就是因为你太小心,反而漏出了破绽?!?br />
        跟逆党打了这么久交道,铁虎对袁囚忆也算有些了解。袁囚忆这个人最为可怕的地方就是做事深谋远虑,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能考虑到。每做一件事,未算胜先算败,这也是为什么袁囚忆失败了好多次,朝廷依旧拿他没有办法的原因??伤娜醯阋彩钦庖坏?,为人太过谨慎,考虑的太多,反而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      其他人或许抓不到这个弱点,但是三弟苏立言却抓得住。来到琼水湾后,三弟就算到附近可能会有逆党的暗哨了。以袁囚忆的性子,很可能会留下暗哨盯着据点,但凡朝廷有动作,自己也好早做准备??稍粢湮蘼廴绾我蚕氩坏?,三弟根本不是冲着据点来的,而是冲着暗哨来的,去据点闹腾下,无非是想打草惊蛇,把暗哨引出来。

        袁囚忆也算是江湖成名已久的老狐狸了,碰到三弟,也算他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
        从墙头上跳下来,铁虎赶紧跑进了院子,凑到苏瞻旁边小声笑道:“三弟,你所料不错,自从这个院子一出事儿,就有人蹦了出来,那人已经离开了琼水湾,咱们的人跟上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苏瞻暗自握紧了拳头,猛地挥了一下,不过他也没忘记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一家三口。拍拍崔二的肩头,语重心长的安慰道:“哎,看来你们都是好人啊,是本官错怪你们了,丫头,给崔二先生压压惊?!?br />
        萦袖也没说什么,随手递给崔二十两银子。崔二还在愣神呢,就看到官爷带着凶神恶煞的汉子们一溜烟的走了出去,官爷还挺心善的帮忙关上了院门。

        崔二一家三口彻底蒙圈了,看着手里的银子,崔二两口子想哭,这是弄啥嘞?不是说我们是逆党么,可审也没审,在院子里做了没一会儿就走了,还随手打赏了十两银子。

        崔二想到了官爷之前那句话,你特么就是装也得装,这......我这可真是装了一会儿逆党啊,装了一会儿领了十两银子,这钱可真特么好赚,自己在酒馆干俩月活,也捞不到十两银子啊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离开崔二家,孟亭侯才忍不住挠着头问出口,“到底在搞什么鬼,你不是说要来据点查探一番么,可来了这里也不搜一搜,就吓唬一下崔二一家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老孟,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啊,以袁囚忆的谨慎程度,他会待在据点里等着我们上门?而且,他也不会在据点里留给我们任何线索,崔二一家只是外地来的,刚在这里租的房子!”

        “......”孟亭侯更郁闷了,他开始翻起了白眼,你明知道是这样,还要吓唬人家,真是缺德缺到姥姥家去了。

        杭州竹馨胡同,一处雅静的院子里坐着几个人,而袁囚忆和高凌山赫然在列。另外两个人,不是旁人,正是无生老母教第八杀手狂兽人彭虎和第十杀手青蛇怪刀醉。

        “老袁,圣王对你可是越来越不满意了,你来到浙江后,可是一点事情都没办成,还把蝴蝶花弄丢了。哎,要不是我们兄弟替你说话,圣王就要把你调回总坛,另派他人代替你的位子了!”

        刀醉一本正经的说着,袁囚忆和高凌山一本正经的听着。只不过大家各怀鬼胎,各有各的想法。袁囚忆自然不会信刀醉的鬼话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,刀醉这个阴险小人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,替他袁某人说话?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。院子里要说谁最省心,那便是彭虎了。

        彭虎贵为圣教第八杀手,但是地位略显尴尬。彭虎长得魁梧,另外有两大特点,能打和能吃。除了这两个特点外,他本质上就是个夯货,脑袋不甚灵光。所以每次出任务,彭虎和刀醉都是一同出任务,二人一个能打没脑子,一个只懂得阴谋诡计却不能打,二人几乎是天作之合,人称狼狈组合。

        彭虎自顾自的持着烤肉,院中其他人的对话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有时候傻子也有傻福,至少他不用费那么多心思。

        袁囚忆不想理刀醉,但刀醉是代表的可是圣王罗汝炎,面子总要给的,“那就谢谢老刀子了,浙江的情形跟北边不太一样,这里形势非常复杂。连苏立言做事都寸步难行,更何况我们圣教?年前,苏立言突袭码头,斩了齐木,导致咱们的货长时间运不进来,计划只能延后。不过可以请圣王放心,计划一定能成功的。而且,或许,于老二的死对我们是个好机会,于老二一死,于老大肯定会跟苏立言拼命,杭州必出乱子,咱们只需要耐心等待?!?br />
        刀醉眯着眼,有些不太满意的砸吧砸吧嘴,“听袁先生的意思,难道我们还要继续等?这可不太好啊,圣王的心事诸位想必也清楚,他可是非常急的。敢问袁先生,我们为什么不能立刻动手?”刀醉颇有点步步紧逼的意思,态度也有些傲慢。

        高凌山左手按住桌面,阴恻恻的看着刀醉,“你们不知详情,就不要胡说八道的。最近杭州城可是发生了大事,昨晚上于老二被人刺死在三猫胡同李,如今官兵几乎是满城乱转悠,这个时候动手,不是没事找事么?万一出了什么叉子,这个责任是你们负,还是我们负?还有,孟亭侯的事情以后休要再提,姓孟的是自己送上门的,不是我们逼走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吗?”刀醉怕袁囚忆,却不惧高凌山,他脸色不善的瞪了瞪眼,“什么于老二于老大的,这是理由么?哼,你们拖了这么久,还想拖到什么时候,是不是圣王亲临,你们才会用心办事?”

        高凌山也是暴脾气,直接怒目而起,“老刀子,你说谁不用心办事呢?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一天天的就会耍阴谋诡计,总在圣王面前胡说八道,你不怕烂舌头?”

        “你.....你说谁呢?”刀醉瞬间恼羞成怒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敲响院门,很快走进来一名瘦削男子。瘦削男子拱拱手,小声说道:“袁先生,果不出你所料,官兵还真找到之前的据点去了。这次是苏立言亲自带人过去的,那苏立言到了那里后.....”

        瘦削男子将琼水湾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,袁囚忆等人越听越皱眉头。哪怕高凌山为人莽撞,脑袋不算多聪明,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。苏立言抓住崔二一家三口,张口就说人家是逆党,这也太反常了。以苏立言之狡诈,他会想不到圣教早已撤离据点么?

        袁囚忆猛地站起身,眼睛瞪得溜圆。就在刚刚,他想到了祥符发生的事情。当时苏立言带人查抄砖窑厂,破了洛水铜钱案,可是那次,真正遭殃的却是胡家。而苏立言找到胡家的方法很简单,突袭砖窑厂,然后故意放人离开,最后通过跟踪顺藤摸瓜挖出了胡家这条大鱼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,你个蠢货上苏立言的当了,苏立言肯定派人跟踪你了!”袁囚忆来不及仔细考虑,随手拿起了细铁棍,“老高,带着人赶紧撤,我们犯了一个大错,当时就不该留人盯着据点!”

        直到此时,袁囚忆才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。据点废弃就废弃,以后也不会用了,自己干嘛还要留暗哨盯着废弃据点?表面上看,似乎是稳妥起见,给自己留了预警,可反着一想,同样给自己留了个破绽啊。

        高凌山以及袁囚忆等人分头离开了院子,奔出竹馨胡同,不远处就是西湖了。这里确实离着西湖很近,当初选择这里作为秘密据点的时候,就存着灯下黑的心思,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苏立言就是再聪明,也不会想到秘密据点会离着锦衣卫千户所不远。而且此处四通八达,退路很多。

        奔出胡同,就看到一名黑色长衫男子正带着十几个劲装汉子往这边跑??辞宄慈讼嗝?,高凌山暗骂一声,靠,这不是老熟人石克楠么?

        石克楠也看到了高凌山,他兴奋地高声大吼,“兄弟们,前边那个拿着鬼头刀的就是毒手凶豹高凌山,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,苏长官有令,谁能弄死高凌山,重重有赏!”

        “杀??!”对于逆党,锦衣卫一向是不客气,更何况这颗人头还如此值钱。高凌山那叫一个气,高某人是这么好杀的么?高凌山暴吼一声,两拨人瞬间厮杀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万林带领的援兵也跟刀醉和彭虎斗在了一起。暖春时节,正是踏青游玩的好时候,谁也没想到西湖大堤突然会发生一场血腥厮杀。

        石克楠是真的想弄死高凌山,无生老母教那么多杀手,唯有这个高凌山最遭人恨,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禽兽。在石克楠的命令下,锦衣卫的人源源不断的扑上来,大家不怎么在意旁边的喽啰,集中精力对付高凌山。在这种情况下,哪怕高凌山有万夫不当之勇,也挡不住锦衣卫潮水般的攻击。

        猛地,锦衣卫依次退去,只见石克楠身边蹲着一排人,这些人人手一把古怪玩意,看上去像是火铳?;痫テ肷涞耐?,高凌山是非常清楚的,要是被射中,自己还不得变成刺猬?

        等着自己人让开后,石克楠果断下令:“开枪,弄死这个畜生,送他见阎王去.....”

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枪声响起,这可不是普通的火铳,而是新研制的燧发火枪,威力比火铳强了好几倍。高凌山头皮发麻,他还不想死,只听他发出野兽般的吼声,突然伸手将旁边的人拽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旁边的人做梦也没想到高凌山会这么做,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,身上多了几个血洞。

        石克楠也被唬了一跳,高凌山真不愧是畜生,居然拿自己人挡枪。不等石克楠下令第二次射击,高凌山丢了尸体,不知道从哪爆发出一股力量,整个人如同猎豹一样朝旁边的西湖窜去,他奔跑起来的速度非???,几乎瞬间就跑出了十几丈。

        “快开枪,别让这头畜牲跑了......”

        “扑通.....”高凌山一头扎进了西湖之中,此时背后也响起了一阵枪声。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6-17
  •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2019-06-17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到底要不要“抢人口” 2019-06-15
  •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-05-14
  • 免费与收费混搭总会拖垮社会主义经济(原创首发) 2019-05-14
  • 20180510 陈志武:金钱社会给了穷人富人平等的机会 2019-05-07
  • 汪洁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5-04
  • 2018海创会带你领略黑科技产品 2019-05-04
  •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 2019-04-30
  • 地方“武教头”走进军营辅导授课 2019-04-24
  •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,强坛更是如此。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,造舆论煽风点火,不防到点,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。 2019-04-20
  • 图解: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瞻 2019-04-20
  • 一句嘱咐 涡阳一对父子接力守墓74载 只求烈士不孤单 2019-04-17
  • 【华商侃车NO.192】 亲!楼市火爆,别忘了买车位啊! 2019-04-17
  • 中国首位“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”得主诞生! 2019-04-15